默认分类 •

听到了斑马,于是想起一些普普通通的见闻

斑马,斑马
你不要睡着啦


忽然想起高中的时候仿佛听过这么一首歌,怎么也无法忽视在脑海里重复的那句“斑马,斑马,你不要睡着啦”,于是打开软件搜了出来。

曾经不知在哪听谁说过,这首歌讲的是一个妓女,一个唱歌的戏子去描述一个北漂妓女的故事。不知为何每次回想起都十分撼动我,甚至掉一两滴眼泪,也不知是同情这些个人物,还是痛恨这样的闲愁。现在再想起来,除了纳闷怎么我也会听这种东西之外,只觉更能理解那种无可奈何的样子。北漂是什么呢,我知道,也不知道。那时候我还是个被母爱过度的亲妈完完全全保护着的小孩,那些围观来的校园八卦根本谈不上是经历,只不过多少有点居无定所,为了迷茫的明天到处游荡。家也搬过很多次,现在偶尔突然想起的重要回忆也早在搬家过程中丢失,无处可寻了。

这么多年我又回到了记忆最深的这个地方,是留下最好回忆的地方,也是留下可怕回忆的地方。我终于搬回这栋楼时我只觉得我轮回了,但并不是到家的感觉。值得一提的是我还是很喜欢现在这个能天天睡觉吃饭宅着的地方的,也许只是时间还不够长吧。记忆里始终没有变过的地方只有姥姥的家,还是那个拐几道弯才能找到的门洞,也还是那个厚重的大门发出的沉重声响,很坚实的感觉,小时候也很喜欢琢磨那个锁头怪异的门和不知怎么使用的锁。直到现在也还不知道到底怎么反锁,也从想不起去问大人。

仔细想想就觉得过去的童年生涯也不过那个样子,又快乐又惨。幼儿园被其他小朋友丢到地上,胳膊被踩骨折什么的,爸妈生死搏斗我却做个只会大哭的失格调解员什么的。但也有好笑的事情,比如被小朋友们拎起来丢到地上,有一个小女孩不肯松手,我都脑壳砸地了也还迷茫地拽着我的裤腿,也不敢松手,直接傻在那了,于是我后来去告状的时候就也没说出她。虽然我还是觉得她要是松手我也不至于脑壳先着地。还有胳膊折了打了石膏,需要一直有支撑所以就被大夫安排挂在脖子里,很生草。睡觉就用天才娘亲制作的衣架装置吊着,这样就不会被我的迷惑睡姿造成二次伤害。那时候姥姥也来家里帮着照顾我,我半夜醒了无事可做,倍儿精神,于是自己把绷带绕在胳膊上,往脖里一挂,鞋也不穿就溜到姥姥睡觉的房间。因为穿鞋有声音。然后姥姥一脸??看着一团黑影爬了过来,于是把我摁住让我老实睡觉。后来听说当晚我妈没过一会醒了,随手摸了摸身边发现没有人!瞬间爬起来就开始往床底下找(。我不知道我妈是怎么看待我的。听说她当时最大的担心是她睡觉翻身把我压扁了。后半夜了在家里找了一大圈,发现我在姥姥房间睡的可香了。

在幼儿园经常不好好吃饭,放学了告诉来接我的爷爷,说“老师不让我吃馒头”。爷爷瞬间警觉,“为什么不让你吃馒头?”我:“因为我把馒头扔掉了!”还听说我幼儿园不知道哪学的,碰到讨厌的东西或者人,就说“我家有刀,切切切,丢到垃圾桶里盖上盖。”又精力旺盛过于活泼,想想大人应该不少头疼。但彼时有任何不开心的事情,睡一觉,第二天全忘得一干二净了,又是个没心没肺总是邀请别人玩的小孩儿。上了小学,碰到明明是老奶奶了却凶残的语文老师,还体罚学生,我想想我被她愣从座位上翻过桌子拽起来扔地上我就膝盖疼。如果我是个小胖墩我猜她也拎不起来我,但我就是不想吃饭,整天不会饿也不会渴的,我姥姥说我可能是个仙儿。

小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去学了古典舞,然后还学得可厉害啦,管事儿的老奶奶疯狂劝我去北京舞蹈学院,说我不走专业可惜了。原谅我吹嘘一下,这么跟我说过的老师您还不是第一个。所以我猜我小时候还挺聪明的。要是现在也很聪明就好了(悲。

然后去了传说中的外国语初中,我的人生算是彻底改变了,至少我觉得。学业压力堪比现在,于是舞也不跳了,就有了现在僵硬如木棒的我。真的有点可惜,毕竟那个时候我柔韧像块橡皮泥,还真不是人均学舞的能达到的。然后在这种学业压力下,我开始画画。偷偷画,到处画,啥都可以成为画布,没有一点素质的。越奇怪的地方越容易画出满意的,课桌上都是永恒的经典(并不是。于是自从初二就开始摸鱼,但还是很忙。这么一走神,明天就要中考了,我赶紧把历史书后半半儿给看了吧。结果成绩出来了全是A,体育实验还满分,比我最好的模考足足高了二三十分。但这种程度还上不了外国语的高中的。一中也不行,我那时候也就英语好一点,那干脆出国吧。

就北上去读国际部高中了。头一年真不知道咋过的,就是轻量版的first year in USA。毕业了也没能融入班级或者什么小群体,也从没回去看过,纯粹作为吃瓜路人吃到饱。好像也就高一的时候短暂地和大家维持了和谐友好的表象。后来碰到奇怪人物针对我,就被孤立了。我猜没几个人记得了,但高一的时候班里有个外地来的女生,就很害羞,话也少,后来据我了解大概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,精神上不对劲了。旁人都悄悄说她疯了,整天在那说胡话做怪事,上课突然撕书。因为她就坐我后排,她倒数第一排,我倒数第二排,所以我下课了就和她聊天。我太好奇了,我就顺着她的话说。她说她爸爸要把她卖给一条狗,她不要在学校,她要想个办法逃出学校,还要我帮她。我说那我帮你。我给她画了一张学校的地图,我说这个地方我见过一个梯子,你只要跑到楼后面把它架起来,就能翻出去,但你小心点怎么落地,别摔了。她很郑重地点了点头,拉着我的手还甩了甩,说谢谢你,你真是个好人。后来也没见她逃出去,我猜她思考起来太困难了,已经记不得我们的谈话了。再后来她就没出现过,转学了。我还是想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,恢复精神健康了没有。

现在我也是个大学生了,仅仅三年里离开妈妈,也算经历了些光怪陆离。只三年间的变化也大得惊人,从什么都独自一人到有了什么都想要一起的亲密无间的同伴,也是这辈子从未有过的体验。性格也不同了,观念也不太一样了。可以做以前无法做到的事,可以决定一些以前无法左右的事情,遇到了特殊的人,也有了从未有过的感情。

和曾经在发黄的作文纸上设想的未来并不相同。

💫 评论卡